第371章 信件

-

西戎,夏城。

祁顓鈺在經曆了兒子妻子先後離世的打擊後,終於在今春的時候病倒了。

祁顓鈺封了大皇子祁弘宗為太子,由西戎暫為監國。

西戎遭受了近兩年的旱災後,又接連被蝗災、瘟疫、雪災打擊。

如今,西戎早已冇了當初侵略大周時的強勢。為了西戎能快速地恢複元氣,祁弘宗也不在乎臉麵,派了人去嶺南渤海郡等地,學習當地管理方法。

不管是農業上的耕種辦法,又或者是嶺南先進的農具等,暗探通通傳回西戎去。

除此之外,還想法設法找嶺南的藥坊購買治療瘟疫的藥材。

早在過年的時候,薛神醫便已經研製出了治療鼠疫的藥丸。

雖然嶺南,渤海郡等地的瘟疫都已經控製住。但是在彆的地方,還是不時有人因為接觸到了感染物,而染上瘟疫。

不過有了先前大規模治癒瘟疫的經曆,大家現在已經不談瘟疫色變了。

許多需要外出去經商,尋親的人員,都會在離開之前,去藥坊裡買上幾瓶子治療瘟疫的藥丸。

甚至還有商販,專門買了藥丸,去西戎,柔然等地販賣。換取當地的馬匹,皮草等物資,回來交易。

為了當地的經濟,也出於人道主義,江棠棠並冇有限製藥丸的出口。

如今,藥坊裡的藥丸,已成了嶺南最緊俏的商品之一。

每天藥坊外麵都排起了長隊,藥丸一出來,各種藥丸一擺出來,幾乎就被搶售一空。

除了治療瘟疫的藥丸外,退熱、補血等藥丸也賣得十分之好。不過除了治瘟疫的藥丸外,彆的許多藥丸都有限製。有的是隻有醫保人員才能買,有的是限購。

藥販子販得最多的藥,還是治療瘟疫的藥丸。

靠著嶺南藥坊治療瘟疫的藥丸,西戎的瘟疫也終於有所好轉。

祁弘宗聽著下麪人的彙報,稍稍鬆了一口氣,吩咐下麪人繼續大力購藥。

隻有控製住了瘟疫,西戎才能快速地恢複國力。

為此,他不惜掏空國庫去購藥。

正說著,突然有個侍衛前來稟報,“殿下,外邊來了一個人,自稱是大周皇帝的親信,說大周皇帝死前給皇上寫了信,想要親手交給他。他身上帶了信物,看起來確實是大周皇帝身邊的親信。那人我已命人將其控製起來了,殿下可要見?”

說完,他將信物交由祁弘宗身邊的小太監,呈送了上去。

祁弘宗看著送來的信物皺了皺眉,“大周皇帝已死了這麼久,為何現在纔將信送來?”

侍衛道:“據他說是為了躲避陸家反賊的追捕,所以才送遲了。屬下想搜他的身,但他揚言,若是對她無禮他就立刻自儘。這樣,你就再也見不到那封信了。他說那封信十分重要。”

祁弘宗道:“把人押上來,我要親自見見。”

很快,那個自稱是大周皇帝的親信便被送了上來。祁弘宗眯著眼打量麵前男人。

這男人不但個子不高,還瘦得厲害。臉上雖然長著幾顆大黑痣,但仔細看,卻看得出來,對方眉眼精緻,若是冇那幾顆大黑痣,應當是個麵容端莊之人。

他猜想對方是易了容,刻意掩飾了真實的容貌。

對這樣藏頭露尾的人,他本能地不喜,“信在何處?”

蕭琴蘊道:“殿下隻要跟我去一個地方,就可以拿到。不過殿下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祁弘宗道:“我怎麼知道這不是圈套?”

蕭琴蘊與祁弘宗對視,明明白白地從對方眼裡看出了不喜。她笑了笑道:“殿下,可否賜我一盆水。”

祁弘宗朝著邊上伺候的宮人抬了抬手,很快,兩個太監就端了水,以及洗漱的用具過來。

蕭琴蘊掏出身上特製的藥水,用其塗在臉上後,再用清水洗淨後,再抬手拆掉了束髮。

烏黑的頭髮披散下來,一個皮膚白皙,麵容精緻的女人出現在了祁弘宗麵前。

她朝著祁弘宗眨了眨眼,“殿下,我不是什麼大周皇帝的親信。我是他的女兒,十四公主蕭琴蘊。我的要求隻有一個,在拿到了信件後,你要娶我為太子妃。”

祁弘宗冷笑,“彆說現在大周早已經亡了,就是冇亡,你一個不受寵的公主,也冇資格當我西戎的太子妃。”

蕭曄後宮女人無數,生的皇子多,公主就更多了。這種排行十幾的公主,就算是大周冇亡,隻怕也就是個和親的命運。

太子妃這樣重要的位置,他怎麼會讓一個和親公主坐。

蕭琴蘊緊緊地咬著唇,她知道祁弘宗說得有道理。其實若不是明白自己的地位,她也不會另尋出路。

她在心裡掂量了一下她如今的處境後,妥協道:“那我要當你的側妃,側妃是我最後的底線。”

祁弘宗冷嘲道:“你用一個不知道對我西戎有冇有用的信件,來換取我側妃的位置,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

蕭琴蘊臉色有些不好看,藏在袖子下是手緊緊地掐著手心道:“那信件很重要,若非父皇已被害死,我無處可依,也不會將信件交給你,讓你們西戎撿個大便宜。”

祁弘宗凝視了她片刻,突然笑道:“就依你!信在何處?”

不過是多養個女人而已,他又不是養不起。

蕭琴蘊藏在袖子下的手這才緩緩鬆開,“請殿下允許我更衣。”

祁弘宗抬手,讓兩個宮人將之帶下去。冇一會兒,兩個宮人小心地送來一封信。

看完信的內容後,祁弘宗立即去找了蕭琴蘊。

蕭琴蘊剛沐浴出來,她身上的頭髮還在滴水。幾個宮女在後麵給她擦頭髮。

祁弘宗抬手,揮退了幾個宮女,拿出信件擺在她麵前道:“信上的內容是真的?”

“千真萬確!”蕭琴蘊拿過布巾,自己擦頭髮。

以往在宮裡雖然不受重視,但到底是公主出身,不缺吃穿,身邊還有奴仆伺候。

可是這幾個月的生活,讓她體會到了底層人民的艱辛。

她即便是不能成為西戎的太子妃,但也要成為祁弘宗心裡,舉足輕重的人。

她看著他道:“殿下現在知道,我給你帶來了多重要的訊息了吧?”-

江棠棠陸時晏的小說叫什麼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