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6章 青色雷電

-

突然被濃鬱的煞氣刺激,這讓雷池之中的雷電變得更加狂暴了起來。

無數的雷電籠罩了過來,很快將楊風周圍蔓延開來的煞氣全部驅散。

煞氣雖然散了開來,但是楊風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變得越來越渾濁。

楊風的眼睛開始快速的變紅,紅色的光芒將整個眼睛占據了。

熊大看到這裡,急忙大叫道:“主人!”

白狐老祖看到這裡,皺著眉道:“真是不走運,居然在這個時候煞氣爆發了……”

吼吼吼!

楊風的嘴裡發出一聲聲低吼,然後身體劇烈的顫抖,緊接著整個身體的骨骼發生了一陣陣爆裂的聲音。

在楊風的身體表麵之上,金色的光芒不斷的閃動,一層金色的鱗片不斷浮現了出來,然後不斷的消失不見,不斷的反覆。

白狐老祖抬起頭,臉色凝重的道:“這小子體內隱藏的煞氣逐漸占據上風控製他來做出反應抵擋雷池青色雷電的衝擊,如果他守不住自己的神智,一旦真的被煞氣控製就會陷入到狂暴之中,就麻煩了,以他現在的狀態,根本不可能有恢複的日子。”

熊大聽到這話,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

熊大猶豫了片刻之後,一隻手朝著自己的眉心抹了一下,從裡麵露出了一個紅色的眼睛。

白狐老祖冷哼一聲道:“哼,老夫勸你不要多此一舉,雷池本來有點類似天劫,旁邊的人最好不要查收,不然會引來青色雷電的狂暴攻擊,到時候不但你要四,你的主人也會失敗,就算是不死,也要喪失本來的心智,徹底變成一個魔仙。”

熊大的臉色頓時大變,最終還是放下了自己的手掌。

熊大對著白狐老祖道:“還請前輩幫一下我的主人。”

白狐老祖看了熊大一眼,冷聲道:“老夫不是說過了嗎?旁邊的人最好不要插手,除非你希望你的主人功虧一簣。”

熊大有些遲疑的道:“可是……”

白狐老祖道:“我倒是可以立刻將他從雷池之中強行的弄出來,不過這絕對不是他心中希望的,修煉本來就是機緣跟風險並存的,隻有抱著破釜沉舟的新,才能夠成為萬中無一的人,我雖然跟你的主人僅僅隻有一麵之緣,不過我可以看得出來,他的心性堅韌,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

熊大咬了咬牙,坐回了原地,但是一雙眼睛仍然盯著雷池之中的楊風。

白狐老祖收回了目光,喃喃自語的道:“希望這個小子可以成功,老夫等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得到了這一次的機會,一旦錯過了,恐怕這一輩子都冇有希望了。”

轟隆!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悶響傳來。

四周的牆壁不斷有碎石滾落下來,濺起了一片片的煙塵。

雷池跟外界相對隔絕,之前還聽不到外麵的動靜,但是現在不斷有轟鳴的聲音傳過來。

白狐老祖沉默了片刻,輕歎了一口氣道:“難道是幽族那邊又有了增援嗎?還是那個一直冇有見麵的老鄰居徹底的脫困了,怎麼動靜越來越大了,這些小子如果不抓緊時間,那就真的麻煩了,看來我還需要多幫忙一把了……”

說罷,他巨口一張,一道烏光噴湧而出,瞬間打在了那枚綠色圓珠之上。

隻見圓珠劇烈一震,上麵盪漾出的光芒頓時暴漲數倍,立即就引來了更多青色雷電的劇烈轟擊,雷池之中的雷電被他分流出更多,池中三人的壓力也隨之減少許多。

銀狐本就是幾人當中煞氣積聚最少的那個,此刻周身痛楚立即減弱不少,身上氣息也逐漸平穩下來,以此推斷驅逐掉體內煞氣,不過是時間問題。

孔石雖然能夠明顯感受到自己身上壓力減小,但心神卻不敢有絲毫放鬆,他體內的煞衰雖然冇有像楊風一樣劇烈爆發,卻同樣凶險萬分。

白狐老祖雖然引走了更多雷電,也隻不過是幫楊風減輕了一小部分外在的痛苦,他的情況依舊不容樂觀。

“吼……”

隻聽楊風一聲狂怒咆哮,周身赤金青銀等各色流光不斷閃現,體表之外也開始浮現出一道道巨大的朦朧虛影,山嶽巨猿、銀翅鯤鵬、五綵鳳凰、五色孔雀……一一栩栩如生的閃現。

“體內居然有這麼多真靈血脈混雜,竟然還能安然無恙地存活下來,這人族小子還真有點意思……隻是血脈如此混雜,也未必是什麼好事吧。”

白狐老祖看著這諸多真靈虛影不斷閃現,眉頭微皺,喃喃自語道。

楊風此刻自然根本聽不到他的言語,他的識海之內好似天地倒轉,掀起的滔天巨浪不斷撞擊著鎮神符所顯化出來的那座巍峨的白色雪峰。

雪峰正在劇烈震盪,不斷從中散發出一圈圈柔和的白光,試圖撫平楊風激盪不已的識海。

然而,那些白光在撞擊到識海巨浪的瞬間,就都紛紛潰散開來,根本起不到多少作用,而與此同時,識海上方卻是烏雲密佈,滾滾黑氣壓頂,已然是一副煞氣強力入侵的凶險模樣。

識海之外,楊風周身之上流光異彩,各色真靈虛影以更快的頻度不斷浮現,身上肌肉開始不由自主的鼓脹起來,手臂之上金鱗浮現欲化山嶽巨猿,胸前卻青光繚繞浮現玄龜鎧甲,背後更有五彩光芒閃現,幾欲生出孔雀長尾……

白狐老祖見狀,神色也終於有些變了。

以他身為道祖境存在的閱識來判斷,楊風如今已是強弩之末,無論是肉身還是神魂,都幾乎在崩潰的邊緣了。

他擔心再這麼任由發展下去,這個掌握著化血刀的傢夥,不但有失去神智的可能,也有爆體而亡的下場,甚至兩種情況同時發生也未必不可能。

這麼一來的話,想要借他之手脫離禁錮的機會,也就徹底泡湯了。

就在這老狐狸猶豫著,要不要忍受一次四座雷池同時降罰,將楊風強行拉出來並想辦法怎麼讓其繼續助脫困的時候,楊風身上卻突然起了某種異樣的波動。

在他的識海之中,一隻金色的元嬰小人正閉目盤坐,如人修煉一般掐著一個古怪法訣。

不見元嬰小人開口,卻有一陣陣輕微卻清晰的吟誦之聲,在其識海之中迴盪起來,此聲極有穿透力量,雖有狂暴風浪卻也仍舊遮掩不住。

那聲音內容不是他物,正是煉神術第五層的修煉口訣。

一字一句,一聲一語,初始之時緩慢之極,似乎也並無多少力量,可隨著語調越來越快,聲音越來越急促,這聲音就好似充滿了魔力一般,開始震盪起陣陣音波來。

楊風自己都不知道為何,在這千鈞一髮的凶險時刻,他之前修煉第五層煉神術時的瓶頸,竟然就這麼水到渠成的破開了,一股股強大的神識之力開始從識海各處湧現而出,開始鎮壓起識海中的那股動盪來。

那些侵入他識海中的煞氣,也被這股新生出來的力量一點一點的逼退,不再繼續侵蝕。

漸漸地,楊風眼中血色開始消退,識海中的狂風暴雨漸漸平息,神智也隨之逐漸恢複清明。

不知過了多久,他口中長長吐出一口濁氣,體內仙力略一運轉,將真靈血脈外顯出來的異相,全都收斂了回去,人卻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陣虛脫。

不過這一次煞衰爆發,終究還是被他暫時鎮壓住了。

猶在天人交戰的白狐老祖見此,先是微微一怔,接著就神色一動的有些動容和震驚起來。

大概過了一柱香的時間,楊風等人逐漸習慣了青色雷電帶來的痛苦的時候,卻紛紛發現自己身上湧現出來的黑色煞氣,冇有之前那麼濃鬱,而且速度明顯慢了不少。

看到這裡,銀狐跟孔石不禁暗自鬆了一口氣。

不過楊風不但冇有高興,反而擔憂了起來,臉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

因為這並不是楊風體內煞氣將要被清除乾淨的預兆,而是青色雷池的效果減弱了。

白狐老祖道:“差不多了,每一座雷池的情況不同,清除煞氣的程度也不同,看來這座青色雷池,隻能幫你們到這個程度了,如果繼續下去,不過隻是增加身體的損傷,冇有什麼效果了。”

楊風皺著眉問道:“前輩,你之前不是說,我們在青色雷池之中就可以完成洗乾淨煞氣嗎?”

白狐老祖道:“誰知道你們兩個小小的金仙,體內蘊含的煞氣竟然這麼的多,恐怕你們一路修行過來,死在你們手裡的人數不勝數了。”

楊風知道白狐老祖說的是真的,身形一閃就要飛了起來。

但是楊風的身體剛剛飛了起來,下麵的雷電立刻追了上來,籠罩住了他的身體,將他死死的纏住,然後用力一抓,重新拉回了雷池之中。

銀狐跟孔石也都嘗試了一下,結果竟然都是一樣的,不過比起楊風似乎好了一些。

他們幾個人身上的煞氣還冇有完全清除乾淨,雷池之中的雷電自然繼續本能的攻擊,讓他們冇有辦法脫身。-

貼身兵王鬨都市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